书眸浅欢,静安红尘

时间:2016-12-27 14:37点击:
  

念晚,我站在相思高高的阳台上,迎着记忆扑来的荡漾。一条弯弯曲曲的孤独,平平仄仄着季节的浅泛,绵伸在心沥的尽头。我知道,你的心我来过,我的心有你的足迹,一抹天涯隔香隔暖着两颗刺心,蘸着瘦瘦的晚唐遗风,落着“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”的哀怨芬芳。

临一程山水,描一段心语,默默的锥心中,闭着眷恋,任凭往事流淌,任凭感叹吹乱词章,掩卷在远风贴息的枕岚,一路走着,一路捻着。拾怀的持字,横笛的心湄,在莲花穿越掌心的飘零,你盈沫着香樟温情的姿态离我远去。可曾回眸?那水墨里招摇的烟雨迷离。有些念,有些书怀,在岁月持痛的格式化里,也未必能真的风干,删除。也许,在某个旧曾谙的角落,它依然会穿越心尘,走回来,站在心的面前,与灵魂默默相望。

心风习习,解一裳往事琉璃,揣一念娉婷舒展,掬染的铅华,临水的依念,文字里袅袅的炊烟,梦的目光越拉越长。思念,在转身看似平静如水却潸然而下的泪光里,轻轻的张开,张开寂寞如花的脸庞。一生宿藏的芬芳,我肃立成一个天外觊觎的守望者,淌成红尘五线谱上遥远的死生契阔,在书眸斜映的笺窗,狂奔成夕阳黄昏下那凄凉马背上浑浊凄然的忧伤。晚风打开的念,抚着隔山隔水的脸,融川温岭着不离不弃的誓言。一缕苍白的香飘过游牧的情歌,辗转笔端、词梢,流连不去。羁旅的天涯,郁郁心底的潋滟,在云水凌乱的未央,久久化不开吟韵驰骋的沧桑。

爱,真的能埋掉吗?我在一次次往事的掩埋,却是一次次伤的更深,痛的更深。心,烟波浩淼;有时又觉得它是那样狭小,小得只能容下你一个人。

兜一梦万树繁花,转一帘红尘阔别,仿一朵花开去,让夜温暖的逝去。我知道,你是岁月挑下的一缕极淡,只徘徊于笔端,并不在系水心湄的云稍。置一笔浅冬念暖,静一词心语悠然,是谁在相遇写抹的清香?滤出往事的感伤,让哭砂逐满人生的风纱。也许,你就是我那一只簪念的云蝶,逐着我最终的思念。阑珊的拢字里,翩着我的潋心,在青春习习的颤痛,让一缕念相送,回到灵魂放置的地方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特别推荐
热点内容
联系我们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核实后会及时删除
联系人:QQ/邮件(请注明来意)
Kmgog@baidu.com
友情链接:
  • 新澳博真人娱乐